<span id="bhtsy"><sup id="bhtsy"></sup></span>
    <dd id="bhtsy"><output id="bhtsy"></output></dd>
    <ruby id="bhtsy"><li id="bhtsy"></li></ruby>
    1. <track id="bhtsy"></track>

        川南地區綜合性門戶網站

        這個瀘州醫生赴彝鄉援醫,咋還帶個“小尾巴”?

        川南在線  發布時間:2022-02-14

          你看,在這裊裊晨霧中,一位身穿運動裝的年輕人沿著蜿蜒山道小跑,身后緊跟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小圓臉漲紅如蘋果。每當這幅溫馨場景出現時,當地人都不由感嘆:“丁科長是上陣父子兵??!”

          丁科長,即丁曉斌,一個西南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外派援彝的淳樸醫生。

        “自討苦吃”,赴涼山只為完成一個心愿

          2020年,西南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發出通知:“因共建緊密型醫聯體需要,將派駐醫生到涼山州普格縣人民醫院支援,有愿意去的可以報名!”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該院掀起報名熱潮,一個個醫護人員唯恐榜上無名?!斑@次我一定要去普格!”此時,整形燒傷外科醫生丁曉斌也毫不猶豫報了名,他心情顯得格外著急,身為共產黨員,又是來自革命老區江西省贛州市,前幾年的脫貧攻堅沒能夠做什么貢獻,這次機會說什么都不能再錯過了。

          精誠所至,丁曉斌的申請終于獲批,下班回家將“好消息”告訴同在醫院放射科工作的妻子:

          “給你說件事,醫院同意我去普格了!“

          “要去多久?”

          “聽說要待滿三年……”

          “哦!那么久……“妻子聽罷倒吸一口涼氣,家里上有老、下有小,1000余個日夜在外地,時間可不短。

          面對難題,妻子沉思片刻后,一句表態給丁曉斌吃下“定心丸”:“既然報了名,就不能打退堂鼓,兩個娃娃可以交給我和外公外婆帶?!?/p>

          “爸爸、爸爸!“2020年11月,在兩個孩子的哭鬧聲中,丁曉斌含著淚登上汽車,緩緩離開居住多年的瀘州城。

          車輪滾滾,喇叭聲聲,駛進涼山地界,山間公路高低不平,七彎八拐,加上海拔升高,丁曉斌暈車嘔吐,昏沉沉到達普格縣,大街上早已燈暗人稀……

        突發意外,四口之家無奈“一分為二”

          “彝鄉天空如此晴朗,索瑪花開映紅山崗……“八百里涼山好風光,任何人聽到這樣歌聲,無不充滿遐想。初來乍到,丁曉斌還沒來得及飽覽彝鄉之美,因空氣干燥、早晚溫差大,再加上飲食習慣差異,開始流鼻血、拉肚子。

          如果說,環境不適應僅僅是“下馬威“,更讓丁曉斌揪心的是醫院現狀:醫院配備了相對先進的醫療設備,但當地醫生不會使用,淪為“擺設”;許多科室具有執業(助理)醫師資格證的醫生僅兩三名,職業技術學校畢業的中專生擔任“主力軍”;一旦派駐的幫扶醫生離開,許多手術及治療方案將難以開展,當地百姓的健康需求難以保障,醫院的醫療水平發展也將受限。

          當務之急,必須解決“人走茶涼”的窘境,丁曉斌暗下決心,向院領導提出,重點抓當地醫生的考前培訓,培養“扎根”醫生,助力普格縣人民醫院醫生拿到“門票”,為普格縣人民醫院留下了一支“扎根”于當地,帶不走的醫療隊伍。

          日以繼日,丁曉斌正雄心勃勃,擼起袖子準備大干三年之時,一個意外突然發生。2021年9月,丁曉斌接到妻子電話:“媽媽被診斷出患有糖尿病,現在情緒很低落,爸爸又摔傷了膝蓋,老人照顧兩個娃娃力不從心,怎么辦?”

          這個時候,如果丁曉斌提出回瀘州,援彝工作就得中斷,難道真要前功盡棄,那可是關系彝族兄弟的健康大事??!考慮再三,丁曉斌利用國慶假日,返回瀘州同妻子商量一下,如何解決兩個孩子的照料和教育問題。

          “把老大交給我,轉學去普格縣,小兒子留在瀘州?!狈祷氐陌胪局?,丁曉斌設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剛同妻子碰面就迫不及待地提了出來。

          “孩子能適應那里的環境嗎?那里的教學水平會不會差很多?”妻子難免有些擔憂,經丁曉斌反復勸說,妻子打消一切顧慮,微笑點頭同意“一分為二”。

        父子連心,暖心“小尾巴”成為“好助手”

          2021年10月,丁曉斌將大兒子丁浩軒從瀘州轉學到普格縣附城小學上二年級。離家出發那天,岳母非要跟著去看看,畢竟外孫是老人的心頭肉??!

          “咦,咋個是這樣……”剛到普格縣,老人家便蹙起眉頭,親眼看見這荒涼、艱苦的環境,老人家動搖了:“曉斌,這里太艱苦了,我還是把浩軒帶回瀘州,我們能帶好兩個娃娃!”

          這時,小浩軒響亮地說道:“外婆,我不回瀘州,我要留下來陪爸爸!”

          望見一大一小兩張堅毅的面孔,老人家長長嘆了一口氣,接下來的幾天里,一個人忙碌起來:炸酥肉、蒸粑粑肉、包水餃、抄手……將整個冰箱填滿后,岳母依依不舍地告別父子倆,含著淚登上了回瀘州的客車。

          不曾想幾天后,小浩軒就后悔了。一天晚上,丁曉斌正在做晚飯,小浩軒緊緊抱住他大腿,“爸爸,我想回瀘州了?!倍员蠓畔洛佺P,一邊擦拭兒子的眼淚,一邊詢問起緣由。原來,小浩軒吃不慣學校的飯菜,更難以適應的是,同學們下課后說彝語,他聽不懂,無法一起玩耍。

          “男子漢不能輕易放棄,你在這里的經歷,是瀘州的同學沒有的,將來你會為此感到驕傲?!北M管小浩軒對父親的話還不能深刻理解,但也懂事地點了點頭,之后再也沒提過回瀘州的話。

          此后每個周末,父子二人一起晨練、爬山、跑步、游泳……一大一小的身影活躍在彝鄉的巍巍大山間。

          一個男人在異鄉,既要上班又要照顧孩子,還要備考博士,丁曉斌反而一副樂不思“瀘”的模樣,當地醫護人員感到不解,他總是樂呵呵地說,孩子是他的得力助手。

          “記得有一天,我做好午飯后,突然接到醫院的緊急工作安排,只好立即出門,孩子等很久沒見我回來,便將飯菜打包,拎著飯盒到醫院給我送飯,感動了整個醫院!”

          2021年底,丁曉斌參加暨南大學組織的考核,獲得了暨南大學臨床醫學高級研修博士課程班的資格,在提高自身醫療水平的同時,看到越來越多的當地醫生考取了執業(助理)醫師資格證書,以及一天天茁壯成長的兒子,他開心地笑了,不由高興地哼起剛學會的彝歌:“彝山美、彝山好,白云悠悠繞山走,彝家美酒萬里香……”(來源:健康西南 文/陳猛 黃黎 圖/ 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李永鑫


        關注川南在線網微信公眾號
        長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標簽:
        曰本极品少妇videossexhd

          <span id="bhtsy"><sup id="bhtsy"></sup></span>
          <dd id="bhtsy"><output id="bhtsy"></output></dd>
          <ruby id="bhtsy"><li id="bhtsy"></li></ruby>
          1. <track id="bhts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