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htsy"><sup id="bhtsy"></sup></span>
    <dd id="bhtsy"><output id="bhtsy"></output></dd>
    <ruby id="bhtsy"><li id="bhtsy"></li></ruby>
    1. <track id="bhtsy"></track>

        川南地區綜合性門戶網站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九章)

        川南在線  發布時間:2021-09-17

        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

        □ 冰 春

        謹以此書,獻給為中華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國的建立而英勇奮斗、浴血革命的先輩們!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1)

        (本小說據真實歷史事件創作。根據創作的需要,小說中主要人物和瀘城均為化名)

        第九章 蕭瑟秋風今又是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九章)(圖2)

          第九章《蕭瑟秋風今又是》插圖:任曉光擊斃袁騰崗。插圖:魏聞聲

        1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星期六,由北平更名為北京的天安門廣場彩旗飛舞,五星紅星迎風飄揚。下午三時,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

          當解放區的人民歡欣鼓舞的時候,那些仍戰斗在國統區的中共地下黨員們,只能不動聲色,暗中高興。

          昨天,郭爾桂接到了國民黨國防部的批復,立馬在司令部宣讀了對任曉光的新任命,由此任曉光身兼三職:二十二兵團暨七十二軍上校副參謀長、作戰處長、由軍部警衛營擴編而成的警衛團團長。自得知任曉光是上級派在自己身邊的中共地下黨員后,鑒于他的軍事才干,郭爾桂決定加倍重用他,提拔他為副參謀長兼作戰處長,可以削弱遠在長寧指揮所的軍參謀長許亞軍的指揮權,名正言順代行參謀長之責,利于掌握部隊今后的布防、作戰等情況;委以警衛團團長之職,便于將來起義時保衛司令部暨軍部,不給頑固破壞分子以可乘之機,同時也利于策應大軍解放川南和瀘城地下黨的工作——警衛團團長,是要害中的要害,得是心腹中的心腹哦!對于任曉光既升遷虛職卻又手握實權,軍官們只當是郭爾桂再次報答他擋子彈之恩,又有他老婆秦菲菲的表姐何老板用金條銀元打點罷了。紛紛向任曉光祝賀。

          那時的星期六,照常上班。下午三時左右,任曉光敲開郭爾桂辦公室房門的時候,見郭司令正和副軍長劉展緒、瀘敘警司參謀長兼兵團教導師師長肖猛在收聽“敵臺”播放的開國大典盛況。任曉光進退兩難,郭爾桂招手道:“任副參謀長,坐下一起聽聽吧。作為軍人,我們也得了解那邊的動態吧?”

          任曉光掩上房門,坐下了。其時,收音機正響起雄壯莊嚴的新中國代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盡管早已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央人民政府將于今日成立,但當聽到自己尊崇的領袖和統帥毛澤東主席宣告新中國成立的聲音時,任曉光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熱淚盈眶。

          劉展緒和肖猛詫異地看了任曉光一眼,郭爾桂想替他轉圜,看著他問道:“小老弟,你這是怎么了?”

          任曉光發覺了自己的失態,心中罵了一句自己:還是老地工,混蛋!一邊站起來掏出手絹揩干眼淚,用已然想好的掩飾詞句說道:“司令,我是替黨國難過??偛冒l動內戰才三年多,黨國的江山已失大半;共產黨卻成立了新中國!落得今天我們偏居一隅的日子,何時是個頭哦!”

          “唉!”劉、肖二人搖頭長嘆。

          郭爾桂關掉收音機,踱了幾步道:“黨國豈止是失掉了大半壁江山,卻還在加速腐敗,搞內斗。我看已民心盡失,西南一隅也終將不保!今后只有上山打游擊了!”頓了頓,揮揮手又道:“散了吧。大家也不必長吁短嘆的?!?/p>

          “哦,司令,菲菲讓我來請司令一家明天中午去我家吃飯的?!比螘怨庹f道,“劉副軍長和肖師長如肯賞光,一道請吧?”

          劉、肖二人推說有事,大家就散了。

          任曉光叫上已升任警衛團少尉排長兼做他副官的鄧光強,換上便裝,披上雨衣,騎著三輪船兒摩托(瀘城人的叫法,即帶斗摩托),陰雨中前往銅碼頭買長江魚。

          “光哥,大家都說你高升了,怎么還是上校???”鄧光強駕著摩托,有些不解地大聲問著車斗里的任曉光。

          “什么高升不高升的,級別都是一樣的。那是郭司令信任我!”任曉光不以為意地回道。

          鄧光強嘻哈打笑:“光哥,你親自去買野生魚,明天中午是不是設家宴請郭司令一家人,拍他的馬屁哦?”

          任曉光的臉色倏忽間馬了起來,命令鄧光強將車停下,訓斥道:“多次教過你,不該打聽的別瞎打聽!是不是在我們家的洪大妹告訴你的?你是不是又有了什么鬼點子想使壞,在飯菜上做手腳,打郭司令的主意?”

          “沒有,絕對沒有!”鄧光強連忙辯解,“我只是隨口一問。在光哥,不,是團座參座你的教導下,我對你和郭司令忠心耿耿,絕無二心,更不敢使壞!”已經跨下三輪摩托車的鄧光強,立正答道。

          “洪大妹是不是你唆使到我們家的眼線?要不然我們家里有什么事,你都清楚?”任曉光木著臉又問。

          鄧光強又是一個立正:“報告長官,洪大妹去你家料里家務,與鄧光強無關!是你妹妹任曉芬,不,是任總經理請她去的!請長官明鑒!”

          任曉光的臉色松弛了下來:“我家里有什么事,哪怕你知道一星半點,都不允許對任何人講!否則,……”

          “否則,不是開銷就是槍斃!”鄧光強繼續收腹挺胸作畢恭畢敬狀搶答道,“長官訓斥的極是,鄧光強明白!”

          有路人向他倆張望,任曉光笑了笑:“明白就好。晚上和明上午在我家幫廚,上車走吧?!?/p>

          三輪摩托來到銅店街口,突然從街市某處傳來了幾聲槍響。其時臨近晚上六點,銅店街又是連接銅碼頭、澄溪口、耳城和城區干道四通八達的處所,周圍小巷眾多,但見街面上小巷里那些豆花兒館羊肉館鴨棚子火鍋店牛肉攤子什么的,食客們張惶而出,向四處驚慌而逃,場面一時大亂。

          鄧光強一個急剎車,將摩托停在路邊。任曉光跨下車斗攔住一個奔跑的路人問咋回事,路人急匆匆說好象是軍統在抓女共黨。任曉光心里一驚,命令鄧光強車不熄火,在此等著,便向槍響處奔去,想一探究竟。

          剛到偏角巷巷口,迎面撞上了任曉芬和洪大妹,任曉光一把將她倆拉往拐角處,不待問詢,任曉芬急急地說:“哥,袁騰崗和龍溪河茶旅社的老板碰巧看見了我們,認出了洪大妹。我們開槍還擊,才跑到了這里?!?/p>

          “他們有幾個人?”既然洪大妹已被敵特認出,情況緊急,責備無用,任曉光擇緊要處問。

          “就袁騰崗和那個老板?!比螘苑掖?。

          “你們趕緊到街口去,讓鄧光強將你倆送到菲菲那里去?;仡^我來接你們?!比螘怨膺呎f邊掏槍上膛,任曉芬和洪大妹奔跑而去。

          洪大妹被茶旅社老板指認,任曉芬又和她在一起,袁騰崗勢必會報告羅熙之,瀘城保密站就會順藤摸瓜,何柏芝小組在瀘城的他們就會招致暴露而全軍覆沒。所以,袁騰崗和茶旅社老板必須立即清除!任曉光判斷:由于事發偶遇突然,袁騰崗還來不及向羅熙之報告,決定鋌而走險,先擊斃這兩人,至于有什么后果,再想辦法。他把任曉芬洪大妹送到秦菲菲的辦事處,是想萬一事情暴露,秦菲菲會明白他的意思:是她抓獲了共黨嫌疑人,讓她好脫干系,為何柏芝小組瀘城骨干保留一星革命火種;而且,屆時郭爾桂出面周旋,事情有可能轉圜。

          任曉光走進了偏角巷。拐了兩道拐,見袁騰崗和一穿長衫的男子正迎面而來,任曉光也不說話,抬手兩槍,猝不及防的袁騰崗頃刻撲地身亡。穿長衫的老板跪地求饒,任曉光說袁隊長是共產黨的臥底,讓老板跟他走一趟,有話要問。庚即用雨衣遮住頭臉,用槍頂著老板的腰,穿過偏角巷至耳城,消失在雨霧中。

          過了半個小時,聞訊趕來的警察,七搜八查,才在偏角巷發現了袁騰崗的尸體。


          任曉光夫婦和妹妹任曉芬平常都沒在家吃飯,洪大妹以幫助料理家務為由頭實質躲避保密站特務搜查來到任家小院后,心知肚明的秦菲菲告誡她這幾日不必外出串門買菜之類的,讓任曉芬每天帶些熟食回來供她當餐,洪大妹果真沒有邁出過小院的大門,每日打掃庭院蒔弄花草修剪樹枝,或收拾房間,倒也顯得沉穩安靜。但小院里有兩處地方她是進不去的,一處是秦菲菲的表姐何老板的房間,那里有鐵將軍(一種鐵鎖名)把門;另一處是雜物間的小閣樓,房門上上著一把銅鎖。昨天任曉光晉升,秦菲菲讓他請郭爾桂一家人明天中午來赴家宴,一則是向郭司令表示感謝;二則是新中國今天誕生,他們也想喝兩杯,暗中慶祝,順帶聽聽郭爾桂對此有何看法。本來說好了的,魚啊雞鴨啊肉啊蔬菜啊等等,由任曉光帶鄧光強采買,屆時由鄧光強洪大妹主廚就是了。不料想任曉芬中午就回來了,想躲進小閣樓悄悄收聽新中國開國大典的廣播。閑不住的洪大妹,見任曉芬正準備去小閣樓,叫住她說好幾天沒出門看看了,不如我們去離這里近的銅碼頭買魚去,那些打漁船上的魚,此時去正好,等你哥買回來,都是些罷角貨(殘剩之意)了。雖然從哥嫂的口中,已約略知道洪大妹是瀘城地下黨的人,否則不會讓她暫避任家,但她卻不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任曉芬想如果現在去偷聽收音機,被她發覺了,不見得是好事,——盡管她是另一條線上的同志,——紀律不允許哦!又見她說得懇切,任曉芬答應了。

          收拾停當,已近下午五時。來到銅碼頭,江邊上一字排開著十幾條打漁船,盡管淫雨霏霏,還是有許多前來買河鮮的人。洪大妹各挑了一尾江團、巖鯉等四五種河魚共八斤多,任曉芬付了錢,兩人上了碼頭。經過碼頭用茅草覆蓋掛著鴨棚子三字幌子的幺店子(大排檔之意)飯館時,戴著斗笠的洪大妹,被正在飯館陪袁騰崗喝酒的龍溪河茶旅社老板認出來了。于是,魚蝦撒了一地;奔逃途中,幾聲槍響過后,任曉芬洪大妹被追進了偏角巷?!辛巳螘怨鈸魯涝v崗將茶旅社老板擒走的一幕。

          任曉光將茶旅社老板帶到一處安全屋(任、秦二人在瀘城設置了幾處秘密房屋,以備不時之需藏身之用),老板交待:袁隊長說什么共產黨的新政府今天成立,他的心情不好,一個人到江邊遛達,碰上了進城辦貨的自己,袁隊長請他陪著到鴨棚子喝兩杯,喝著喝著就看見了那天到龍馬潭島上送魚的漁姑,也怪自己多喝了幾杯,不該指認女共黨??!說完,老板連抽自己的嘴巴,懇求好漢饒命。

          確認目前只有袁騰崗和這個老板認識漁姑就是洪大妹后,任曉光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思忖一番后,對老板說:“另一個姑娘你認得清不?”

          老板搖頭:“她穿著雨衣,認不清楚?!?/p>

          任曉光語氣冰冷:“先把你的命寄存著?;仡^叫人來放你,有多遠滾多遠,越遠越好!讓我再在瀘城地界看到你,殺無赦!”說完,將老板手腳捆扎實了,離開了屋子。

          第二天凌晨,任曉光和秦菲菲駕車來到安全屋時,發現因為捆綁太緊,老板已經氣絕了。任曉光原本是想通過秦菲菲辦事處的秘密渠道,將這個出賣我黨同志而又罪不該死的人押送出瀘城去山區監獄,饒他一命,讓他在那邊呆上一陣子。不想此人命當該絕,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罷了!二人趁著雨夜,驅車至管驛嘴碼頭,將老板的尸體拋入了長、沱兩江匯合之處。

          任曉芬自然再次受到了任曉光的嚴厲訓斥。

          袁騰崗被擊斃的第二天夜晚,羅熙之將秘密關在瀘城保密站的三個中共地下黨員秘密處決,以示對共產黨的報復。

          幾天后,何柏芝從西康省的雅安回到瀘城,了解了情況后,決定趁洪大妹只知任家是好人報恩相救于她,還不知任曉光等人的真實身份時,和陳野秘密接頭,讓瀘城武工隊通知洪大妹離開任家,——她現在已經安全了,不必再呆在一個國民黨特務和軍官的家里。

          告別時,洪大妹問任曉芬:“曉芬,你那支小手槍是哪里搞來的?”任曉芬甜甜一笑:“是我嫂子送我防身用的,名字叫勃朗寧。哎,洪姐,你咋有駁殼槍?特務抓你干啥?你是不是那邊的人?”

          洪大妹拍了一下任曉芬的肩膀:“什么話也別問了,心照不宣哦!不用相送,就此別過!”

          洪大妹就走了。

        2

          何柏芝是中秋節即十月六日那天回到瀘城的。當晚,以瀘城商行老板的身份在望江樓宴請郭爾桂一家人共度中秋。下午四時過后,任曉光先期將郭爾桂接來,——何老板有事和郭司令商量,送至包間后,任曉光兄妹在大堂喝茶聊天,——行掩護者之責。

          “哎呀,何老板,你一走就是十幾天沒有消息,郭某真擔心你的安全??!”見到何柏芝,郭爾桂有些激動、關切地說。

          “郭司令請坐。謝謝你的關心?!焙凸鶢柟鹞者^手后,何柏芝笑道:“雖然國民黨在四川的軍警憲特橫行猖獗,但他們是秋后的螞蚱,蹦達不了幾天了!到處都有接應保護的同志,我的安全郭司令不用操心。倒是郭司令你,在這黎明前的黑暗中,應注意偽裝好自己,——離瀘城解放即你率部起義的日子不遠了!”

          郭爾桂站了起來,覺得有些不妥,搓了搓手掩飾內心的激動,重新坐下后問:“上級有什么要求和指示?”

          “郭司令,請喝茶?!焙伟刂ド炝松焓?,微笑道:“沒有新的要求和指示。上級讓我轉告你,目前我軍已按照黨中央、毛主席的戰略部署,采取‘大迂回、大包圍、大殲滅’的作戰方針,正向大西南集結待命作戰,想了解一下屆時解放川南時,你率部起義的計劃?!?/p>

          “這個問題我已考慮過多時?!惫鶢柟鸩患偎妓?,將他的計劃和盤托出:“自上次從何老板的一席話,我知道二野部隊在湘西集中,就判斷二野必定由酉陽、貴陽入川,先攻克重慶,再打成都。攻下重慶后,左翼兵團必定在江津、瀘城間渡江,外翼也可能伸到瀘城。我認為,在此情況下我跳出包圍圈,退往敘府,讓出瀘城,即讓開要津,以利解放軍進出成都,與蔣介石主力決戰,就利用形勢逼部隊起義,這樣就可以順利而不冒風險!如此,也可切斷逃到川西、川北地區的蔣軍由川南逃往云南的通路。因此,我必須千方百計使我的部隊不離開瀘敘?!?/p>

          郭爾桂對我軍進川路線的研判和起義的深謀遠慮,讓何柏芝暗自吸了一口涼氣:幸虧有這樣雄才大略的人,是潛伏在國民黨高層追求共產主義信仰的同志!

          何柏芝點頭贊道:“郭司令的計劃很周到,我會適時向上級報告。哎,對了,過兩天我要去重慶等地,可能一時半會兒來不了瀘城……”

          “那我們怎么聯系?”不待何柏芝說完,郭爾桂插話道,“可否編一密碼本,便于聯系上級,聽候指示?”

          “我正要告訴你這事?!焙伟刂バΦ?,“我不在瀘城,有緊急情況,我會指派臘子魚同志和你聯絡,密碼本編好后他會給你送來。這是他和你的聯絡暗號?!闭f完,遞上一張字條,郭爾桂看后,用打火機將它燒了。

          天色向晚,外面傳來鄧光強的喊聲:“郭夫人秦主任到!”

          秦菲菲接上郭爾桂的夫人和孩子們到了。

          晚宴結束后,回到任家小院,何柏芝召集開了何柏芝小組瀘城黨小組即秦菲菲、任曉光兄妹四人會議,簡明扼要講解形勢、布置任務。

          任曉光問:“看國民黨報紙,說二野部隊乘火車北上鄭州,有可能由陜西進攻四川,表姐你卻說劉鄧大軍正秘密在湘西沅陵集結,咋回事兒?”

          何柏芝微笑道:“這是要給敵人造成我軍將由陜入川的假象!連你這個熟悉了解劉鄧戰法的我黨同志——國民黨七十二軍副參謀長兼作戰處長的臘子魚都迷惑不解,看來毛主席大包圍大迂回即將進行的大殲滅的戰略方針是成功的!解放大西南,解放四川的戰役就要打響了!”

          任曉光等人面露欣喜之色。

          “在這黎明前的黑暗里,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掩蔽、保護好自己!務必使我們的計劃成功,讓川南瀘城等城市,完好地回到人民的懷抱!”何柏芝叮嚀之中含著斬釘截鐵。轉向秦菲菲問:“保密局川江行動之川南的天雷、木馬計劃,你掌握得怎么樣?”

          秦菲菲回道:“目前只掌握了徐遠舉讓我搞的對電廠、水廠等城市重要目標及兵工廠等要害部門施行定點炸毀的內容,以及將來潛伏人員的名單。羅熙之搞的方案,還沒完全了解,辦事處安插在那邊的臥底,正秘密獲取中。毛人鳳徐遠舉疑心重,估計還會派人另搞一套方案。比如辦事處的主任老葉,哦,軍統老牌特務葉之翔少將,就一直未曾在辦事處露過面,而我的手下眼線,卻時不時看見他在川南和成都、重慶等地的身影。他極有可能才是川南天雷、木馬計劃的制定者?!?/p>

          何柏芝的臉色嚴肅起來:“菲菲,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想辦法搞到真正的天雷、木馬計劃內容!”

          秦菲菲點點頭:“會的。必須如此!”

          任曉光問:“首長對我有什么指示、任務?”

          何柏芝看了他一眼:“叫表姐!你將二十二兵團暨七十二軍在川南布防及各要津的火力配置等詳情,等候我的命令,讓曉芬密報二野指揮部?;仡^我另有任務給你單獨布置?!?/p>

          秦菲菲插話道:“保密局瀘城辦事處和保密站的電訊科,已偵知這一帶近來有多部可疑電臺活動,正從重慶調美國新制大功率電訊偵訊車過來。我建議,如無特殊緊急情報,曉芬的電臺這段時間應保持靜默?!?/p>

          “我是表姐在瀘城的報務員,如果表姐不在瀘城,那我咋和她聯系?聽候上級的指示?”任曉芬問道,“這一帶住著七十二軍不少軍官和家屬,郭司令就住在鳳凰山腰的瀘廬,你又是辦事處的頭目,特務還能偵訊這一帶,偵訊到我們家?”

          “我已經對羅熙之和辦事處電訊科說了,我們家的任大小姐有一部商用電臺,是瀘城商行作對外聯系貨物商業用的?!鼻胤品瓢琢巳螘苑乙谎?,繼續道,“不過這只是應對以防萬一的借口,羅熙之和保密局的人狡猾得很呢!何況我在辦事處也不能一手遮天!”

          任曉芬還想說什么,何柏芝打斷她:“菲菲說得很在理!曉芬,眼看全中國就要解放了,紅旗即將漫卷大西南,你這個已有幾年地下工作經驗的年輕老同志,咋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變得幼稚了?我不在瀘城,一切聽從曉光和菲菲的!”

          因為何柏芝入川,不僅僅是策應川南的郭爾桂起義,她還肩負著配合劉宗德,以及策反、統戰國民黨在川雜牌軍統軍人物的其它任務,常常以川鹽銀行高級巡視專員和瀘城商行董事長的身份,穿梭于四川各地。過兩天得去重慶見劉宗德,所以專程返瀘向任曉光等人布置下階段任務。何柏芝說她不在瀘城的日子里,瀘城小組由任曉光負責,一是切實掌握二十二兵團暨七十二軍的動向、布防和高、中層軍官的思想動態;二是弄清保密局川江行動之川南的天雷、木馬計劃的確切目標、人員名單;三是必要時,如需瀘城地下黨組織和武裝力量的配合,可由青波即任曉芬與青鱔同志聯系;四是一定要保護好郭爾桂的安全,但不必去策反他。

          黨小組會議后,何柏芝給任曉光單獨布置了任務:速即編寫一部密碼本,封皮上寫顧總長,瀘密,郭司令親譯,以便她和郭爾桂聯系。至此,任曉光才證實了之前他和秦菲菲的猜測,郭司令是自己人!難怪上級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他們保護好郭軍長!

          “不愧是老練的臘子魚同志”,何柏芝見任曉光得知郭爾桂是自己人時并不意外的樣子,笑道,“這是你和郭司令的聯絡暗號。他的身份,暫且僅限于你一人知道。他已經知道你是我黨派在他身邊的人員,只是心照不宣罷了?!?/p>

          “怪不得他又提拔我,身兼三個要職哦!”任曉光終于笑了。

          離開瀘城的前一天晚上,在任家小院話家常的時候,何柏芝笑問:“曉光,同你和菲菲第一次接頭見面的時候,當你報上姓名,還記得我說過一句什么話嗎?”

          “記得。當時你詫異了一下,說‘任曉光,好名字’?!辈淮螘怨饣卮?,秦菲菲先說了。

          “知道我為什么說這話嗎?”何柏芝抬頭仰望朦朦朧朧的月亮,緩緩道,“我犧牲的丈夫鄧光達,在一·二八淞滬第一次抗戰時,曾用‘任曉光’這個筆名,在《民國日報》發表過抗戰的詩歌?!?/p>

          眾人相互看看,一時沉默無語。

          任曉芬像想起了什么,問何柏芝:“表姐,您的丈夫鄧光達將軍,是不是抗戰時那個在華北戰場令小鬼子聞風喪膽的鄧司令?”

          何柏芝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哎呀,當年在重慶曾家巖時,我就是被鄧將軍的妹妹鄧繁星”,任曉芬聲音有些激動嗚咽,“是繁星姐將奄奄一息的我背去八辦的??!”

          秦菲菲輕輕拍了拍額頭:“鄧繁星,鄧繁星,哎,想起來了,好象是陪都重慶時美國駐華大使館的翻譯兼美聯社中國特約記者?”

          “正是。她現在已在北京?!焙伟刂c頭道。

          “這就對了”,秦菲菲的臉色凝重起來,“鄧繁星宣傳我黨敵后抗戰的那支筆,當年風靡山城。難怪羅熙之第一次見到表姐,說好象認識。我曾在《大公報》上看到一則轉發的美聯社消息,上面登有一張照片,是鄧繁星拍的,標題叫《英姿颯爽的女游擊隊政委》,主人公的形象,還真有些象表姐?!?/p>

          “那照片上的人,就是我?!焙伟刂テ届o地說,“但愿羅熙之一時還聯想不起來。不過,我們得加倍小心,想出應對之策?!?/p>

          任曉光“唰”地一聲站起,秦菲菲和任曉芬也跟著站了起來,任曉光舉手莊重嚴肅地低聲喊道:“向首長致以崇高的革命敬禮!”

          幾個人在朦朧的月色中,又商量著什么。

          第二天一早,郭爾桂調了一艘江防炮艇,派任曉光帶著鄧光強兩個班的士兵,護送何柏芝前往重慶。

        3

          十月十四日,人民解放軍兵臨廣州城下,國民黨政府代總統李宗仁率殘缺不整的國民政府遷往重慶。當日夜,解放軍進占廣州,廣州解放。以四川為中心的大西南,成為蔣介石集團在大陸反共“復國”最重要的迷夢基地。

          作為瀘城專員、保密局瀘城站站長的羅熙之,一邊成立所轄各縣防共聯防辦事處,加緊偵查、搜捕共產黨和進步人士;一邊將所吸納的幾千洪門會眾和抓走的壯丁編成各縣模范大隊,在瀘城成立總隊,自任總隊長,對隊員強化訓練,強迫他們參加由他組建的“川南人民反共自衛救國會”,以此抵抗解放軍的進攻,作為將來與解放軍打游擊的本錢。同時,他的天雷、木馬計劃業已完成,待上峰批準后,解放軍進入川南時,即可實施。

          許亞軍從長寧回瀘城向郭爾桂匯報游擊前進指揮所工作的這天晚上,任曉光以副手的口吻,在魚棚子酒樓宴請他,畢竟,人家還是參謀長,自己雖掌握著警衛團的兵權,但只是兵團暨軍部的副參謀長哦!借此聯絡所謂的感情,杯酒中能否從這個老軍統口中打探出一些有價值的情報?

          已升任警衛團中校副團長的魏功邁,因兼作郭爾桂的副官,郭司令另有要務他得陪著不能赴宴,托任曉光轉送了五十個袁大頭給許亞軍。應約前來參加晚宴的石龍楷、王伯希倒顯得大方些,包括任曉光,各奉送上一百個大洋給許參謀長、前進指揮所司令。起初許亞軍推辭,王伯希說參座這就見外了,參座在山區經營游擊區,那里是窮鄉僻壤,生活清苦,家屬也跟著去了,比不得我們生活在魚米之鄉的瀘城。參座放心,這些銀圓我們決不是喝兵血搞來的,你是曉得的,郭司令治軍甚嚴,而是我們參股何老板的瀘城商行,做正當生意所得?! ≡S亞軍暗笑:做正當生意?還不是倒騰緊缺物資,你王伯希作為軍需處長,肯定弄出去不少軍需品,要不然發什么大財?!轉念又想:連一向清廉自律的郭司令,據說也參干股瀘城商行,黨國真他媽的腐敗透頂要徹底完蛋了!我還他媽的裝什么正神,堅持什么信仰?!不撈白不撈,混入大染缸中,才有兄弟可做,有財可發哦,將三百五十個大洋,笑納了。

          熱氣騰騰的麻辣火鍋,什么肥砣黃辣丁船釘子翹殼胭胭魚,鮮香襲人;加上鮮毛肚生摳鵝腸手切羊肉以及筒篙菜血皮菜等食材,令人食欲大開。心情很好的許亞軍提議:“咱們哥幾個,今天不用小酒杯,換成大碗將這壇五斤裝的銀溝頭大曲酒消滅了,要得不?”

          眾人稱好,換大碗吃喝閑聊起來。

          酒酣耳熱之際,王伯希問許亞軍:“參座,從軍需補給上看,你在長寧的指揮所,真的沒有招兵買馬?”

          許亞軍嘿嘿一笑:“郭司令一向待我不薄,今后與共軍打游擊周旋到底,是我們共同的目標。他不讓我招募新兵,我豈能違抗司令的命令?我那三個輜重連和指揮所的人,已經點線鋪開。目前看起來顯得兵力空虛,但今后幾個師的部隊合攏在那里,恐怕施展不開哦!老王,你說我還違令招新兵干啥?”心想這幾個人合伙做生意還把郭爾桂拉下了水,賺得肥頭大耳盆滿缽滿的,是穿連襠褲的一伙子,打聽招沒招募新兵是啥意思?是老郭對他不放心?話鋒一轉,對任曉光道:“要不任副參謀長什么時候去看看?”

          任曉光忙放下筷子,笑道:“參座,你那里我是一定要去的。什么時候郭司令下令,我就去,”故意頓了頓:“去學習參座經營游擊區的經驗法寶!”

          眾人笑了,挨個向許亞軍敬酒。王伯希敬酒時說:“參座,我剛才就是隨口一說,你別介意?;仡^我給你搞一車美制罐頭等食品,送往前進指揮?!?/p>

          石龍楷吹捧道:“參座,說起將來打游擊,羅專員也很上心,但我看他不如你。參座是學到了共軍的精 髓——正規軍陣地戰加游擊戰。而羅專員的保安旅加上新近組建的模范總隊,什么青紅幫袍哥舵爺的小嘍啰多了去了,還抓了不少老百姓的壯丁,簡直就是一群烏合之眾!前幾天請我帶軍官們幫他搞訓練,我看他們那個人模狗樣的素質,共軍打來,保準一觸即潰!還談將來打什么游擊!”

          許亞軍心里很受用,嘴上卻道:“龍楷老弟,羅專員是黃埔二期生,又是軍統的前輩,這話在這里說說就行了,以免造成誤會隔核,——都是為黨國效命的一家人嘛!”

          “參座所言極是?!笔埧?,“只是我覺得郭司令應該下令解散瀘城模范總隊和各縣大隊。這幫人每期訓練三千人,總隊長羅專員以下的大小頭目,都是些妓院、賭場、舞廳、澡堂、飯館之類洪門背景的老板,紀律渙散松馳,經常在街市上強買強賣,瀘城有好多沒有靠山的商鋪,被他們趁模范總隊成立集訓之機,占有吞并了。這魚棚子酒家,那天要不是我和伯希兄在這里喝酒,也差點被砸了。當時我倆被堵在了這里,我們和衛兵掏槍都沒唬住那幫雜皮(混混流氓之意),還是打電話向曉光求援,小魏子帶了鄧光強一個警衛排的人來,這幫雜皮誤以為魚棚子有軍方背景,才作鳥獸散。唉,我不明白,象這等擾民的隊伍,郭司令咋不管管?”

          “郭司令自有他不好管的難處?!痹S亞軍端起酒碗和各位碰了碰,笑道:“各位有所不知,這青紅二幫,紅幫即洪門,早在戴笠戴老板掌管軍統時期,就成了軍統的外圍組織,加上自身樹大根深,盤根錯節,魚龍混雜,除了老頭子和軍統即現在的保密局,誰都管不了他們。羅專員是瀘城保密站的站長,據說他奉上峰的委派回瀘城任職,就是積極準備將來和共軍打游擊的。年初他從重慶引進洪門,如今加入他這個山主即龍頭大爺的門徒已有數千之眾,以此為基礎成立模范總隊,目的是和共軍打游擊,你們說,郭司令咋好插手過問???”

          眾人點頭稱是。任曉光又敬許亞軍的酒:“聽參座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們不說這些了,參座,請喝酒吃菜!”

          許亞軍和任曉光干了一個,假借酒興道:“曉光老弟,聽說郭司令和羅專員在瀘城商行都有股份,哥幾個送我的這三百多大洋,你看……?”

          見許亞軍欲言又止的樣子,任曉光明白了他的心思,不就是想以此為本錢入股嘛!爽朗笑道:“參座,明白!我給表姐和妹妹說一下,讓他們再給你添上五十塊大洋,祝參座四季發財,月底分紅!”

          長寧游擊前進指揮部還是以前的架子,并無變化;羅熙之新成立的模范總隊的來龍去脈在不經意間已搞清楚,又見老牌軍統特務許亞軍如今變得見錢眼開,任曉光心中一時敞亮起來,給每人的碗里添酒:“從今后,咱們就是哥們兒,來,哥幾個干一個!”

        4

          針對國民黨在川江流域大肆搜捕共產黨人,加緊組建地方武裝整軍備戰以抗拒人民解放軍解放四川,對民眾實施征糧抓丁、強征民用設施和物資以及苛捐雜稅繁多等反動政策,搞得民不聊生,怨聲載道,中共川江特委發出指示,要求屬下各級黨組織,沿川江流域城市和廣大農村,積極領導組織開展民眾抗租抗丁、罷工罷課罷市等反饑餓、反迫害、反霸占的斗爭,以擾亂敵人的后方,策應大軍解放四川。同時強調,需以革命的地下武裝力量,對那些欺壓百姓、頑固反共的怙惡不悛的反動惡霸分子,予以嚴厲打擊。

          一時間,抗租抗丁,罷工罷課罷市和懲處反動派黑惡人物,在瀘城境內風起云涌般展開。

          作為瀘城專員,對轄區內不斷發生的罷工罷課罷市抗租抗丁等民眾運動,羅熙之這幾天忙得焦頭爛額,窮于應付。郭爾桂以瀘敘警備司令的名義,給他打來電話:目前解放軍大軍壓境,戰事日緊,希望他這個地方“父母”官想辦法迅速恢復生產和市場秩序,約束模范總隊人員,不要干那些侵民擾民欺男霸女強占吞并行市的事,武力強壓只會激起更大的民變,不利我后方游擊基地的鞏固,云云。氣得羅熙之咬牙切齒,冷靜后想想也是,自己這個瀘城洪門的山主寨主龍頭大爺,原本廣納數千門徒,成立模范總隊,不就是為了應變共軍入川后,貯備的和他們打游擊的武裝力量么?如今這幫紀律松馳渙散的烏合之眾,把瀘城搞得亂七八糟,民不聊生怨聲載道,的確有違他這個忠于黨國的國軍少將父母官成立模范總隊、構建穩固的游擊區的初衷。他不是讀過一些毛澤東的著作么?里面的精要之處,不就是兵民是勝利之本,陷敵于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嗎?如今,民變之風日起,失掉了民心,將來同共軍打游擊從何談起?!羅熙之驚出了一聲冷汗,覺得郭爾桂的話很有道理,人家才是有前瞻性作好打游擊的內盤(內行之意)!想到此,羅熙之決定以利誘安撫為主武力彈壓為輔迅即平息民變風潮,以免郭爾桂向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和國府參他一本,同時整肅模范總隊和保安旅。

          在平息罷工罷課抗租抗 丁等風潮中,羅熙之看到了啟用木馬計劃的機會已至。密報上峰后,他安排手下放還了抓來的三百余名壯丁,將一些強征強占的民宅商鋪退還原主,借此樹立所謂的親民清政的專員形象;同時從保密站、保安旅、模范總隊各級抽調躲于幕后尚未走上臺前的人員近千名,派遣到瀘城各地各行業中去潛伏,待機獲取中共情報,策應將來同解放軍周旋打游擊。鑒于瀘城共產黨地下武裝在各縣已陸續處決了十幾個老百姓恨之入骨的鄉鎮長、保安和模范大隊大、中隊長,羅熙之直接插手,親自安排人員前去接任,行前告誡他們:要裝好人,要和當地老百姓打成一片,不要作威作福,狐假虎威,這樣才能得到老百姓的認可,利于偽裝自己,才能為游擊區構建鞏固的政權和根據地,云云。

          對于抓捕共產黨和民變風潮中的激進份子,羅熙之一刻也沒有停歇,只是由公開捕人轉入了秘密行動。

          中共瀘城地下黨組織領導的罷工罷課罷市抗租抗丁和懲處惡霸反動派的斗爭取得了階段性勝利,初步目的已經達到,上級指示,為保存革命的有生力量和保護人民群眾的利益,此斗爭暫告一段落,目前的重中之重,是發動群眾保護工廠和城市及交通等重要設施,迎接我軍解放川南。

          瀘城的市井,似乎又恢復了生氣。

        5

          郭爾桂接到參謀總長顧祝同的命令:蒞臨重慶的蔣先生召見,速來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參加作戰會議。

          其時已是秋風蕭瑟淫雨霏霏的午后,郭爾桂帶著任曉光,在鄧光強一個加強排的衛兵護送下,急速向重慶趕去。

          帶上任曉光,因為他是兵團暨軍部代行參謀長之職的副參謀長,以備本部軍事查詢,實則是郭爾桂想一俟作戰會議結束,通過他直接將會議情報傳遞給身在重慶的上級領導何柏芝,便于她及時上報二野總部。郭爾桂不知道的是,中共秘密黨員、長官公署的劉宗德副參謀長,已先他一步將情報傳遞出去了——此為后話。

          第二天早上,長官公署派車到七十二軍駐渝辦事處接上郭爾桂,同車的,還有四十四軍軍長陳春霖。任曉光和鄧光強同陳春霖的副官、警衛乘另一輛車隨行。

          經過市區街頭,但見很多地方用松柏枝葉搭建起牌坊,上面扎掛著書寫的“歡迎蔣老先生回到第二故鄉”之類的標語,陳春霖叫司機慢行,同郭爾桂往兩邊車窗細看,原來是重慶各袍哥碼頭搞的。陳春霖十分不滿地說:“真不太象話了,誰要袍哥擁護?!”

          “老弟,重慶各界對總裁蒞渝反映平平,還不興人家袍哥舵爺們扎扎墻子?”郭爾桂立馬意識到蔣介石已盡失人民的擁護,只能靠袍哥這類封建組織支撐了,嘴上卻笑道。

          “什么亂七八糟的青紅幫袍哥舵爺的,憑借這類碼頭文化支撐的政權,能夠打贏共產黨?真是笑話!”陳春霖不滿之中帶著鄙夷。

          “老弟所言極是。我堂堂黨國軍人,給共產黨交手,都打不過人家,一敗再敗地偏居一隅?!惫鶢柟鹧鹧b發泄不滿,借機了解陳春霖對即將爆發的西南戰事和共產黨的態度,繼續道:“瀘城的羅專員,靠什么引進的洪幫門徒 ,組建所謂的反共防共的模范總隊和自衛救國會,搞得瀘城雞犬不寧,民怨沸騰。我看依靠這樣的黑道組織,只能加快黨國政權的垮臺!”說完,暗中觀察陳春霖的表情。

          陳春霖嘆了一口氣,一時默然。郭爾桂也不再言語。

          汽車開到西南軍政長官公署,郭爾桂和陳春霖徑直去了作戰會議室,任曉光陪同列席,其他隨員被人引領去了休息室。

          作戰會議室的墻壁上掛著一張十萬分之一的西南地區軍用地圖。參加會議的除陪同蔣介石來渝的顧祝同等人及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劉宗德屬下第三處參謀人員外,還有張群、劉文輝、鄧錫侯、錢大均、楊森、胡宗南、宋希濂、羅廣文、郭爾桂、陳春霖等軍政大員。

          會議先由劉宗德介紹國共兩軍在西南的態勢,末了說根據共軍前段時間在鄭州大規模集結的情報判斷,共軍很有可能將由陜入川,發動攻擊。

          大家靜靜地望著蔣介石,等候他的訓示。

          蔣介石面容冷靜,照例把目光左右一掃,臉上露出一絲苦笑鼓勁打氣道:“各位將領在時局艱危之際,忠心耿耿,精誠謀國,讓我十分高興。我希望各位堅定必勝信念!當此國際危機四伏,第三次世界大戰一觸即發之際,中國局勢尚不能測,如我軍能堅守西南、西北,以待國際時局變化,定能反敗為勝。因此,我軍各將領必須堅守西南。今天請大家到這里來,就是研究一下西南如何固守,共軍主力將由何處攻擊西南,以及我軍如何配備兵力?!闭f到這里,蔣介石轉頭向劉文輝、鄧錫侯等微笑說:“大家暢所欲言,隨便說吧!”

          眾人一時默不作聲。此時任胡宗南參謀長的沈策(后由羅烈繼任),在胡宗南的眼神示意下,首先發言:“從歷史上查考,歷代入四川,大多是由川北而來。也有溯長江西上的,但地形險阻,不便用兵。因此我判斷共軍二野主力將沿川陜公路進犯四川,——川陜公路交通方便,易于共軍展開?;谏鲜隼碛?,我主張調四川的四個機動軍于川北劍閣一帶設防,以挫敗共軍入川企圖?!?/p>

          沈策說完,會場上又陷于一片沉寂時,羅廣文發言道:“對劉參謀長和沈參謀長的判斷以及沈參謀長的主張,我大體贊同。但我主張郭軍長的七十二軍不動,以免后防空虛,川南失控?!?/p>

          蔣介石點點頭,側身問劉文輝、鄧錫侯有無意見,劉、鄧表示贊同。

          作戰會議前,蔣介石早就征詢過顧祝同、胡宗南、宋希濂等心腹愛將解放軍主力將從何處進攻西南的意見,得出了解放軍必取捷徑由陜入川的判斷,據此決定將防御重點選擇在川陜邊地區。會上,顧祝同宣布了蔣介石的作戰命令:以胡宗南集團兩個兵團八個軍沿秦嶺山脈 成縣、徽縣、留壩、佛坪、鎮安一線構成第一道防線;以胡集團新組建的第七兵團指揮六個軍沿川陜邊之白龍江、米倉山、大巴山一線構成第二道防線;另以宋希濂集團兩個兵團六個軍位于鄂西建始、恩施地區,與位于川東巫山、萬縣地區的孫元良兵團三個軍相配合,共同屏障川東門戶;將羅廣文兵團三個軍配置于四川大竹、達縣地區待機;另以第十九兵團兩個軍沿湘黔公路布防,阻止共軍由湘西入黔;云南綏靖公署所轄四個軍、西康省政府劉文輝的第二十四軍以及西南軍政長官公署直轄的四個軍分別在昆明、雅安、成都、重慶、瀘敘擔任守備任務。

          郭爾桂見蔣介石配備一大圈幾千里的防線,又把重點放在川北,正中解放軍二野劉鄧首長的下懷,心中暗暗高興好笑時,顧祝同突然問他:“郭軍長,你曾兩任國防部作戰廳廳長,對此防線有何高見?”

          “報告顧總長,校長的作戰方略明晰精準,”郭爾桂回答,“屬下完全贊同。謹遵校長旨意,恪守瀘城敘府,為黨國提供可靠有力的后方支撐?!惫鶢柟鹪鞠胫灰牟筷牪粍?,準備一言不發,聽顧祝同問他,只好假裝奉承加信誓旦旦地說了這番話。

          會議結束后,中共情報人員將蔣介石對西南軍事部署作戰的計劃內容,通過電波,飛速傳到了解放軍二野總部。

          后來,蔣介石在檢討“西南戰局演變之經過”等講話中曾罵道:想不到在西南長官公署的作戰會議上,竟有兩個隱藏在我軍高層的共諜!一個是老鬼、長官公署的參謀長劉宗德;一個是小鬼,七十二軍軍長郭爾桂,他們都給我軍的防御以誤導——娘希匹!

          小鬼的稱謂,是因郭爾桂身材瘦小,桂與鬼又同音,由曾懷疑他的杜聿明叫開來的,——此為題外話。

          回瀘的路上,任曉光問郭爾桂:“司令,作戰會議代總統李宗仁咋沒參加?”

          郭爾桂笑了笑:“老弟,你看重慶城防及川東防務,全系蔣先生的嫡系部隊,李代總統的命令不發生絲毫效力。聽說張群、朱家驊等人都向李宗仁表示,希望李牽頭請蔣先生復職,遭他拒絕。桂系軍隊不在西南,李代總統只身在渝,聽說他的一舉一動都在蔣氏心腹監視之下,言行稍有不慎,立刻可以失去自由。蔣先生飛臨重慶前,李代總統就以出巡為名,暫時離渝了?!?/p>

          任曉光點點頭:“西南戰役本該由西南軍政長官公署長官張群指揮,蔣先生卻直接插手,發號施令,我看張長官已形同虛設?!?/p>

          “是的?!惫鶢柟鹦Φ?,“蔣先生對戰事從來如此。焉有不敗之理?”

          “黑暗過后是黎明?!比螘怨庑睦锔吲d,默默地說了一句。 (未完待續)

        作 家 簡 介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3)

          冰春:著有長篇小說《戰將》《川江英雄》《暗道》及詩歌、散文、短篇小說集和影視文學劇本多部。長篇小說《戰將》獲四川省第十三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散文《飛翔的燕子》入選教育部語文出版社九年制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初中語文);詩歌《山海關》《母親河》收入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四川文學作品選;短篇小說《判決》收入《2006年四川青年作家中短篇小說選》。作品曾獲全國、省、市等獎項,有詩歌、散文、短篇小說、讀書筆記收入50余種選本。

        相 關 鏈 接

          1、獨家首發!冰春長篇小說《川江英雄》連載今起在本網推出

          2、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一章)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

          4、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三章)

          5、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四章)

          6、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五章)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六章)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七章)

              9、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八章)

        (完)

        編輯:李永鑫


        關注川南在線網微信公眾號
        長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標簽:
        曰本极品少妇videossexhd

          <span id="bhtsy"><sup id="bhtsy"></sup></span>
          <dd id="bhtsy"><output id="bhtsy"></output></dd>
          <ruby id="bhtsy"><li id="bhtsy"></li></ruby>
          1. <track id="bhts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