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htsy"><sup id="bhtsy"></sup></span>
    <dd id="bhtsy"><output id="bhtsy"></output></dd>
    <ruby id="bhtsy"><li id="bhtsy"></li></ruby>
    1. <track id="bhtsy"></track>

        川南地區綜合性門戶網站

        結伙去游泳,男子溺亡誰擔責?內江法官說?——

        川南在線  發布時間:2022-02-12

        炎炎夏日,一行人相約驅車前往水庫游泳消暑,不幸的是,其中一人不諳水性溺水身亡。

        事發后,死者家屬將其余八名同游者、在水庫附近租售游泳圈的老板及當地政府一并告上法庭,直指各被告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要求為這起溺亡事故承擔侵權責任。

        11.jpg

        被告究竟該不該為此擔責

        2022年2月9日

        資中法院向媒體通報了

        這起侵權責任糾紛的

        一審審理情況

        事發——九人組團去水庫游泳,一人不幸溺亡

        庭審還原了事發經過——

        2021年7月28日16時許,甘某等一行九人組團驅車來到資中縣明心寺鎮老寨子水庫游泳。

        在老寨子水庫附近,甘某等人在劉某某開的小食店租賃了兩個游泳救生圈和一個汽車內胎。隨后,一行人來到水庫游泳。不諳水性的甘某使用“汽車內胎”輔助游泳。

        在游泳過程中,甘某與大家均隔一定距離進行分散游泳。游泳一會兒后,其余人員陸續上岸,有人提出離去時,但甘某表示好不容易來一次,再游一會兒,其堅持在水中繼續游泳,并往水庫深水處游去。

        隨后不久,同行的人員發現甘某不見了,水面只留下一只漂浮的輪胎。大家隨即緊張了起來,并各自想法急救,水性較好的人隨即下水摸撈,但始終沒有找到甘某。之后,當甘某被打撈上岸時已失去了生命體征。

        起訴——家屬直指眾人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

        事發后,死者家屬將與甘某生前一起游泳的眾人及在水庫附近租售游泳圈的老板及當地政府一并告上法庭,直指各被告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要求為這起溺亡事故承擔侵權責任。

        家屬稱,事發當天,被告仇某某在明知甘某不會游泳的情況下,在微信群中提議去水庫游泳的行為是組織行為。仇某某負有謹慎組織的合理注意義務。

        其次,不會游泳的甘某參加結伴野外游泳活動,是基于對其他游泳者游泳技能的信賴和在發生危難時同伴會救助的合理期待。然而,在發生溺水情況時,同行眾人未及時發現并采取救助措施,導致甘某在水庫中溺水身亡。故應承擔與其過錯相適應的侵權責任。

        除此之外,被告劉某某作為農家樂的經營者,其擅自在水庫旁租賃游泳圈的行為不僅為非法經營,且向甘某等人提供了游泳圈的租賃服務,促使甘某敢于下水游泳。劉某某為游泳圈租賃服務的提供者,應該對行為人的游泳行為承擔安全保障義務,確保游泳圈使用者在游泳中的安全,但劉某某在提供游泳圈后并未盡到相應責任。

        據此,原告認為,被告應該在各自的過錯責任范圍內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在訴訟中,原告申請追加了鎮政府為被告,認為鎮政府作為該水庫的管理者,其管理行為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在造成他人損害時,也應當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

        辯稱——作為成年人,死者生前行為系自甘風險

        面對原告的訴訟請求,各被告均對此不予認可。

        被告仇某某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辯稱:本案所涉游泳行為的組織者不是仇某某,而是死者甘某,損失責任由甘某自己承擔。

        辯護人稱,2021年7月28日14時49分4秒,仇某某在跑滴滴車過程中,因天氣太熱在微信群里用抱怨的語氣提出“哎呀,好久沒有去游泳了。想在老寨子(水庫)去游哈泳啊,你們游也游不來”,這僅是仇某某有游泳的想法,因其他人不會游泳,不能一起去游泳而表示遺憾,并未起到邀約、邀請的作用。

        庭審期間,多名被告人辯稱,甘某是組織者。甘某聽到仇某某在群里發出的語音后,就直接提議去洗冷水澡,并主動聯系他人,先提議去烏龜山水庫。有人說烏龜山水庫太深很危險,甘某就決定說去老寨子水庫游泳,并諷刺了其他膽小的人。甘某生前的積極行為是造成其死亡損失的直接原因。

        同時,多名被告認為,甘某生前是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認識到游泳存在著危險性,在明知其不善游泳的情況下還擅自游到深水區將自己置于危險中,其損害結果應由自己承擔。也有被告認為,甘某未正確使用救生輪胎,不僅未把自己與輪胎固定在一起,還爬到輪胎上往深水區游,這是自甘風險。同游眾人還表示,在甘某溺水后,大家都在各自想辦法急救,盡到了及時救助義務。

        庭審期間,也有被告指出,農家樂經營者所出租的救生圈不符合要求,沒有救生繩,不能在甘某和救生圈之間形成聯系,甘某在危險時救生圈不能對甘某起到救生的作用,這與造成甘某溺水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關系。

        面對原告訴求,出租救生圈的劉某某則同樣不認可。劉某某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辯稱,本案案由是違反安全保障義務責任糾紛,在本案中,老寨子水庫既不是經營場所也不是公共場所,被告劉某某也不是水庫的管理者,不存在違反安全保障義務。被告劉某某與本案沒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或利害關系,故被告劉某某不是本案適格的被告。

        鎮政府同時也表示,“老寨子水庫”在機構改革后,已劃歸資中縣明心寺鎮農業服務中心管理,鎮政府不是本案適格被告。另外,明心寺鎮老寨子水庫已經建設有幾十年的歷史,其功能是蓄水、灌溉,甘某系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對游泳的風險應當清楚,其未經允許在非經營場所和公共場所內游泳,發生風險應當由其自行承擔。

        同時,鎮政府還指出,明心寺鎮農業服務中心己經按照水庫管理的相關規定,完善了水庫巡查的義務,在水庫周邊設立了禁止游泳等警示標志,多次勸阻人員下水游泳,已經盡到了水庫管理者職能職責范圍內的管理義務。

        誰該為這起溺亡事故承擔責任?

        法院對庭前會議中各方當事人在舉證、質證中認可的事實進行評判后,對本案法律事實作出了認定——

        死者甘某生前系滴滴車隊隊長;仇某某系滴滴車隊另一車隊隊長。2021年7月28日10時許,仇某某便在微信群的微信中提議去洗冷水澡。當日14時49分4秒,仇某某在群里再次提出到野外去游泳,其稱“好久沒有去游泳了”。

        甘某為積極支持和參與者,并邀請被告李某某、邱某去游泳。最初甘某提出到烏龜山水庫去游泳,但群內有人提出烏龜山水庫太深,很危險。甘某就說去老寨子水庫游泳,并用了一些語言激化了其他人參加游泳。最后通過在群內決定:一、外出去野外游泳;二、地點確定為資中縣明心寺鎮老寨子水庫。

        當日16時許,一行人來到老寨子水庫,沿途均設有不準下水游泳的警示標記。眾人無視其存在而繼續前往老寨子水庫下水游泳。

        那么,各被告是否應為這起溺亡事件承擔責任?法院審理后,對各方責任進行了認定。

        法院認為,甘某應對其死亡應承擔主要責任。理由如下:

        1.甘某生前系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對自己的行為有能力作出決定。具體地說,過分高估自身水性、脫離群游增加營救的難度;

        2.在被告仇某某倡導游泳時,不但積極響應,而且還主動邀請他人參與;

        3.在邀請他人過程中,在微信群中還用語言刺激所謂水性差的“膽小鬼”;

        4.游泳地點的落實,在有人提出到“烏龜山水庫”時,甘某提出到“老寨子水庫”去游泳;

        5.在去“老寨子水庫”游泳途中,沿途發現有禁止下水庫游泳的標記,而執意前往;

        6.在游泳過程中,明知自己水性較差,不僅堅持下水游泳,而且還采取分散游泳方式進行游泳,造成營救困難;

        7.在眾人上岸后,其個人仍堅持在水中漂游,不顧及自身安危;

        8.使用“汽車內胎”即“游泳救生圈”不當,在使用時不應粗心和戲水。

        以上種種行為,對于一個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將自己置于在禁止游泳的水庫的危險中,其自己應承擔重大的責任,即80%。

        被告仇某某應承擔較輕的責任。被告仇某某在事發當日上午便在群內提出想游泳。如果不帶有倡導性,仇某某想游泳,完全可以自己去游便是,沒有必要在群內提出??梢姵鹉衬呈怯幸庾R地希望有更多人參與該項游泳活動。更重要的是當決定去“老寨子水庫”游泳時,在途中發現有禁止游泳的警示標記時,還與其他被告共同參與游泳。因此,對其責任可酌情認定為3.5%。

        出租游泳圈的被告劉某某應承擔輕微責任。劉某某在水庫附近開設農家樂,應當知道水庫禁止下水游泳,也應當知道生前甘某等人系前往“老寨子水庫”游泳,不僅未予勸阻,而且還租賃“游泳救生圈”及“汽車內胎”給甘某等人使用,實為放縱該行為發生的可能。因此,對其責任可酌情認定為2.5%。

        其余七名同游的被告也應承擔一定的責任。七被告對生前甘某相對熟悉,在對自己和他人的水性不清楚的情況下便伙同參與游泳。更重要的是均發現了“老寨子水庫”入、出口處有禁止下水游泳的標記,而未停止下水游泳或勸阻他人下水游泳。特別是對生前甘某下水游泳未予勸阻,且持放任態度。對此,酌情認定七被告分別承擔2%的損失賠償責任。

        被告鎮政府在本案中不應承擔責任。首先,通過事業單位機構改革后,資中縣編委將“老寨子水庫”等一系列?。ㄒ唬┬退畮欤ê险铀畮欤┚幹萍叭藛T劃入具有法律上的民事權利義務關系主體鎮農業綜合服務中心;其次,“老寨子水庫”在各入口均設有禁止下水的安全警示標記。因此,無論是被告鎮政府或是農業綜合服務中心已經盡到了安全提示義務。

        法院對死者損失依法進行了確認,合計損失為979966元。依據法院上述確定的責任劃分,甘某自身承擔80%的責任外,仇某某等其余8人各自承擔相應比例的賠償。

        12.jpg

        法條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六條??自愿參加具有一定風險的文體活動,因其他參加者的行為受到損害的,受害人不得請求其他參加者承擔侵權責任;但是,其他參加者對損害的發生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

        活動組織者的責任適用本法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至第一千二百零一條的規定。(來源:最內江)

        編輯:邱果


        關注川南在線網微信公眾號
        長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標簽:
        曰本极品少妇videossexhd

          <span id="bhtsy"><sup id="bhtsy"></sup></span>
          <dd id="bhtsy"><output id="bhtsy"></output></dd>
          <ruby id="bhtsy"><li id="bhtsy"></li></ruby>
          1. <track id="bhtsy"></track>